字型

字型散步試讀_桃園機場指標的大問題:新細明體用錯了地方

字型散步試讀_桃園機場指標的大問題:新細明體用錯了地方

把新細明體用在機場指標上,不是這個社會最麻煩的問題,卻反映某種根深柢固的「細節盲」症候群──對環境中嚴肅的設計問題缺乏思考,認為指標這種東西,只要看得懂就可以,不必要求太多。這是一種意識形態,認為該把時間精力花在刀口上,而不是枝微末節的小事(例如字體)。這就是為什麼我們的國門,桃園機場第一航廈的指標全都用了新細明體。

字體相談室:思源宋體,一個跟豆腐有關的字型

字體相談室:思源宋體,一個跟豆腐有關的字型

為了不要有豆腐,Google 找 Adobe 聯合開發了「無豆腐體」。這裡的豆腐,指的是 Google 內部對於電腦「缺字符號」的暱稱。為了減少看到豆腐這種不舒服的體驗,Google 發起了 Noto 字型計畫。Noto 就是 No tofu,而思源宋體是 Noto 這套字型家族中的最新成員。

義體與字體- 從《攻殼機動隊》看字型應用

義體與字體- 從《攻殼機動隊》看字型應用

《攻殼機動隊》的真人版上映,是所有「攻殼迷」的大事。作為一個沒有讀過原作漫畫的人,我想粗淺談談的,是動畫(數個 TV 版、OVA 系列及劇場版)與真人版所使用過的幾種標題字體。《攻殼機動隊》的動畫標題字體,並沒有從開始就定下某個規範,而是經歷了一個變化的過程,在這個過程中,有過幾種字體同時出現的情況。

簡單做好中文排版:十項讓長文章更容易閱讀的原則

簡單做好中文排版:十項讓長文章更容易閱讀的原則

東亞對於全球化的網路服務來說,進入時會遇到幾道牆壁隔離,第一道就是語言的障蔽(然後你會遇到中國偉大的防火牆)。中文、日文、韓文有著不同的排版規則,目前在W3C的參考資料中,日文排版需求是最為完整的文件,但是大概長到很難讀完;韓國的諺文文字排版需求則是份量剛剛好。至於中文,我目前還在撰寫草稿。